轉換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頁 > 報刊   

[公案疑云]郭杰人斷案之二
作者:伍維平

《中華傳奇》 2008年 第05期

  多個檢索詞,請用空格間隔。
       
       金佛失竊
       一日深夜,悟能和尚化緣回來,將近山腰明月寺時,忽聞上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出于本能,悟能躲到了路邊樹叢中。不一會兒,借著朦朧月光,悟能看到上面下來幾個人,一律黑衣黑褲,頭戴面罩,只露出兩只眼睛,其中一人手里抱著一件東西,那東西用布裹著,看上去沉甸甸的,抱的人氣喘吁吁,旁邊的人還在不停地叫著“小心、小心,別摔壞了”。
       悟能想,自己這是遇到了強盜,不由得脊背一陣透涼,全身篩糠,大氣不敢出一口。恍惚間,一行黑衣人已然消失于拐彎處。悟能又愣了會,方才從樹叢里起身,繼續往回趕。走了沒多遠,悟能突然想到,這幫行蹤鬼祟的黑衣人斷然是從明月寺而來,既然如此,莫不是偷了寺里的什么東西不成?想到此,悟能也忘了怕,轉身就往山下奔去。沒走多時,悟能就追上了那幫人,他遠遠地跟在那幫黑衣人的后面,走了三十余里,直到那幫人進了四周圍墻高筑的莊家大院,悟能才折身返回。
       到了明月寺,天早已大亮,眾僧正圍在大殿里,神情悲戚。原來,鎮寺之寶釋迦牟尼金佛昨晚失竊,不知被何人盜走了,二名護衛武僧也被打傷。悟能得之,忙將昨晚所見告知師父悟靜,悟靜聽了,即刻拉著悟能的手直奔縣衙報案。
       郭杰人升堂審理,令主簿將案情詳細記錄在冊,然后帶著曾虎等人隨悟靜、悟能前往明月寺勘驗。
       回到縣衙,見郭杰人愁眉不展,曾虎說:“大人,年內已有多起失竊案發生,卻鮮有破案,百姓怨聲載道,各種議論很多。其實,大家都知道失竊案乃莊家大院的莊武一伙人所為。莊武一伙為非作歹,魚肉鄉里,無惡不作,早該除之而后快。大人,我請求帶一干人馬前去圍剿,掃平莊家大院,捉了莊武等人歸案。”
       “糊涂!”郭杰人將書從臉上移開,反扣到桌面上,“曾虎,你與莊武相比,誰的功夫更好些?”
       “我在街上曾看過莊武表演功夫,實話說,他不過是些花拳繡腿,騙騙外行嚇唬百姓可以,其實不堪一擊的。至于二名武僧被打傷,不過由于其暗中突然襲擊而已。”曾虎面色平靜,不像吹牛的樣子。
       “哦!”郭杰人飲了一口茶,將曾虎叫上前來吩咐道,“今晚你一人去莊家大院,先探探虛實,摸清情況再議罷。”
       曾虎領命而去。
       夜半,風輕星稀,蛙叫蟬鳴,曾虎一襲黑衣黑褲,提一把青龍劍悄悄攀爬上了莊家大院最高的鐘樓頂。鐘樓對面大廳內燈燭輝煌,照耀如同白晝。許多人圍著一具棺材,好像在觀看收殮死人,可是都滿臉笑容,毫無悲戚之狀,也聽不見婦女的哭聲。那些人一直在里里外外地忙碌著,卻不知在忙些什么。曾虎深感怪異,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從原路返回縣衙。
       早上,曾虎打扮成一個乞丐,到莊家村討飯。他在莊家大院門口看到大廳里有一具嶄新的棺材剛剛油漆,背底里詢問仆人死者是誰,仆人答說是莊武的叔父。他又去悄悄問村中其他人,得知莊武確實死了叔父,不過早在半月之前就已收殮完畢,停放在村外了。
       曾虎回衙把查知的情況稟報給了郭杰人,曾虎說,“小的認為金佛以及其它失竊的財物就在莊家大院,何不趁贓物尚未轉移,一舉將其起獲,人贓俱在,不怕他賴。”
       “且慢,讓我三思。”郭杰人倒剪著雙手在屋子里來回踱著方步,然后站住了,中指在日漸稀少的頭發問象征性地梳理兩下,轉身對曾虎說,“立即放風出去,就說明日我要查抄莊家大院。同時派一些衙役在莊家村四周游轉,監視莊家大院動靜。”
       “大人,恕小的直言,您這是打草驚蛇!”
       “你說得不錯,我就是要打草驚蛇。”。
       次日上午,消息來報,莊武即將給其叔父出殯。郭杰人一聽,立即率曾虎及大批衙役前往。到了莊家村,郭杰人立令衙役將莊家大院團團圍住,自己率曾虎等人進入大院。莊武得知郭知縣前來,率家人穿戴整齊,以禮相迎。
       郭杰人徑直步入設在大廳的靈堂,四處略一觀察,眼落到棺材上,問跟在身后的莊武道:“何人靈柩?”
       莊武答:“小的叔父。”
       “據我所知,你叔父早在半月前已仙逝,為何今日方才出’殯?天氣炎熱,不怕存放困難嗎?”郭杰人話里帶刺。
       “并非小的不想出殯,只是算命先生指定日子,圖個吉利而已。”莊武說話滴水不漏。“老百姓不就是圖個吉利么?”
       曾虎帶衙役在大院里一陣搜查,一無所獲,神情便有些沮喪,轉回來看到棺材,對自己原先的判斷更確信無疑。他上前攔住正招呼人準備出殯的莊武,說:“棺材里真是你叔父的靈柩么?”
       “這個自然。”
       “是真是假,請開棺檢驗。”
       莊武橫著臉冷笑道:“尸身裝殮已久,無緣無故開啟棺木,元氣跑掉,壞了風水,罪名由誰承擔?”
       “本人愿立結狀。”曾虎看了看郭杰人,似乎在征詢其意見,見郭杰人微微頷首表示同意,隨即叫人拿來紙筆,自立結狀。其大意是,如靈柩無誤,查無破綻,甘愿受罰,任由莊武處置。莊武拿了結狀,又是兩聲冷笑,當即叫仆人開棺驗尸。
       棺蓋打開,眾人趨前查看,棺柩里果然躺著一個須發斑白的老頭,皆大驚失色。莊武一聲令下,不由得曾虎辯說,其下人將曾虎團團圍住,一頓拳打腳踢,把曾虎打得滿面鮮血、遍體麟傷。曾虎有結狀在先,不敢還手,只得任其施暴。一時間人聲喧嘩,天翻地覆,無法收場。
       “都給我散開!”莊武一聲令喝,下人住了手,莊武將手上的砍刀揮了揮,只見一道耀眼的陽光劃過刀面,閃得人眼一花。莊武慢慢舉起砍刀,嘿嘿笑道,“兄弟,對不住了,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說畢,莊武舉刀向曾虎頭上砍去。
       “慢!稍等片刻再動手不遲。”郭杰人攔住了莊武,然后徑直走到棺材旁邊,仔細地端詳著里面。忽然,郭杰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用手揭去尸身覆蓋的棉被。這一看,眾人都目瞪口呆,亂糟糟的大廳一下子寂靜得不怕:人頭確實不假,可是棉被下面卻不是尸身,而是耀眼的金銀財寶,明月寺的金佛也赫然其中。莊武手足無措,曾虎忽成下山猛虎,一招奪其砍刀,將其制服了。
       起獲的金銀財寶物歸原主,金佛也回到了明月寺大殿蓮花座。
       秋后問斬,盜賊莊武等主犯被處死街頭。
老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