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換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頁 > 報刊   

[非常現實]北風刮了一夜(組詩)
作者:江一郎

《星星·詩歌》 2006年 第02期

  多個檢索詞,請用空格間隔。
       
       瘋女人
       她一絲不掛,像剛從地里拔出的
        白蘿卜
       幾個孩子歡叫著,追逐著
       朝她光光的身體
       扔垃圾
       可她依然格格格笑著
       不時轉過身
       仿佛要抱抱哪個孩子
       胸前懸蕩的乳房
       掛著一攤口水
       突然,她抓住一個小小孩子了
       她抓過孩子,用力摟著
       瞧哪,她還低頭親吻
       小小的孩子,拼命哭喊,掙扎
       而瘋女人的臉上,竟漾動
       一團幸福的光芒
       似乎發瘋的不是她
       是懷中孩子
       似乎嚇著孩子的,不是她
       是這個世界
       她摟著孩子,渾濁的眼睛內
       慢慢,開出花朵
       我知道這些人是誰
       我知道這些人是誰
       這些在屋頂上,腳手架上攀爬的
        人
       這些像蜘蛛一樣,蕩在空中
       擦洗玻璃幕墻的人
       這些端盤子的人
       這些撿垃圾的人
       我知道這些人是誰
       當他們以為這個城市遍地是金
       當他們夢想要做淘金的人
       他們丟下農具,丟下田畝
       丟下埋有先祖遺骸的墓地
       走到故鄉的風
       吹不到的地方
       我知道這些人是誰
       彎腰鋤草的女人
       春天臨近,田野上,風依然那么
        陰冷
       而那個在地里彎腰鋤草的女人
       看上去像稻草人
       有些笨拙,又仿佛
       隨時被風吹倒
       可能老了吧
       現在,我看見她拄著鋤把
       站在壟溝喘息
       她的頭,埋在胸前
       垂落的幾絲白發
       在風中閃光
       她在喘息
       一只手,在腰間輕輕捶著
       應該是我伸出的一只手
       在輕輕捶著啊
       那個在地里彎腰鋤草的女人
       如果不是我的母親
       一定是你的母親
       或他的母親
       北風刮了一夜
       早晨起來,天色灰蒙
       黃葉落了一地
       墻外,那些不穿褲子的草木
       如何熬過去
       夜里,氣溫降至腳跟
       路邊出現霜凍
       我想起老家,地里的菜苗子
       可能凍傷,凍死
       而我那個牛一樣倔的父親
       在地頭罵罵咧咧
       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
       也想起母親,患風濕病的母親哪
       入冬以后就不能走動了
       常常睜著茫然的眼睛
       在屋檐下沉默
       在我的老家,土地空曠
       冬日如此荒涼
       來自山上的北風,撲下來
       刮來刮去
       北風刮啊,刮啊
       大雪就會飄落
老11选5开奖号码 预测过海3d预测直选 gpk劈鱼来了游戏下载 辉煌棋牌7606升级版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长沙麻将番数图解 北京快乐8诈骗 4887王中王开奖结果小说 豪利棋牌官网app下载 大发官网网址是多少 1分赛车 大唐麻将推倒胡一分一元 北京快乐8陷阱 玩呗手机麻将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 麻将天胡 幸运2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