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換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頁 > 報刊   

[科技]飛旋在低空戰場上的利劍:中國陸軍航空兵
作者:李傳新 周敬波

《新華月報(天下)》 2008年 第12期

  多個檢索詞,請用空格間隔。
       
       
       飛上“地球第三極”、勇闖飛行“百慕大”、突出沙塵重圍、遠程機動跨出國門……22年來,年輕而富有朝氣的中國陸軍航空兵,在戰備訓練、應急救援、搶險救災等行動中,圓滿地完成了黨和國家賦予的各項任務,在各種復雜的環境中攻難克險,以精湛的技藝、頑強的斗志和無畏的精神,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令人稱頌的傳奇和壯舉。
       陸軍飛行機械化
       20世紀中期,為了適應未來戰爭的需要,世界主要軍事強國紛紛加快了陸軍航空兵的發展步伐,陸軍作戰樣式也隨之發生重大改變。特別是進入新世紀后,伴隨著世界新軍事變革的不斷深入,陸軍航空兵在世界各國軍事力量中的地位進一步提升,已逐步發展成為稱霸在“一樹之高”的低空、超低空戰場上的一支重要突擊力量。于是,一些權威軍事專家開始預言:未來的地面戰爭將是直升機的會戰!從20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世界上20多個國家相繼組建了陸軍航空兵。中國,也在1986年組建了自己的陸軍航空兵。至此,世界各國陸軍航空兵初具規模。
       在陸軍航空兵孕育成長的半個多世紀中,世界各地先后發生了近200場局部戰爭,幾乎場場都能看到陸軍航空兵的身影。目前,世界上已經有30多個國家組建了獨立的陸軍航空兵,有近130個國家和地區裝備了軍用武裝直升機,總數已突破4萬架。
       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美國就將陸軍航空兵正式定為陸軍的主戰兵種,建立了軍、師兩級陸軍航空兵部隊。其現有的10個現役師全部編有師屬戰斗航空旅,擁有直升機總數達6000多架。蘇聯在20世紀70年代末建立了集團軍屬陸軍航空兵團和師屬直升機大隊。俄羅斯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整合調整了陸軍航空兵結構。英、法、德等國在師、旅兩級已編有陸軍航空兵旅、團或營。據統計,德、英、法、日、俄等陸軍航空兵直升機各占全軍飛機的30%~42%。
       陸軍航空兵是一個在現代戰爭中發展壯大的新兵種,先后在各種戰場上顯示了特有的威力,一支稱霸低空戰場的 “飛行陸軍”正呼嘯而來。1990年8月初,當伊拉克軍隊開進科威特時,美國陸軍航空兵被首先派往沙特阿拉伯,摧毀了設在伊沙邊境的兩座高性能雷達陣地,打響了海灣戰爭的第一槍。2003年的第二次海灣戰爭“沙漠軍刀”行動伊始,美軍就用300余架直升機輸送了50余輛軍車、火炮和大批燃料、彈藥,迅速突入伊軍縱深80公里。目前,擁有現代化裝備的美國陸軍航空兵,已成為美國陸軍中最富活力、最富挑戰性的戰斗兵種之一。
       
       鐵翼飛旋展雄風
       1986年10月,在百萬裁軍的大背景下,中國陸軍誕生了一個年輕的兵種——陸軍航空兵。隨著一支支直升機部隊在陸軍陣營中的陸續出現,中國陸軍從此告別了只能在地面遂行作戰任務的歷史,插上了騰飛的“鋼鐵翅膀”。
       裝備保障作為我軍陸軍航空兵建設發展的基礎,22年來,走過了一條極不平凡的道路,現已發展成為擁有多種機型、一定規模并初步具備快速投送、精確打擊、有效制空和適時保障能力的低空勁旅。先后完成了中俄聯合軍事演習、50周年國慶閱兵、歷次“神舟”飛船搜救回收和抗洪救災、抗震救災等大量急難險重任務,“陸鷹”的航跡遍布了祖國的大江南北。
       然而,陸航組建初始階段,能夠飛行的直升機卻為數不多,且性能水平落后,裝備建設舉步維艱。當時,面對世界幾個工業強國新研制出的一批武裝直升機,陸航選定了當時某型直升機作為基準平臺,并根據作戰特點,提出了武裝直升機的戰術技術指標和作戰使用要求,于是我國開始自行研制某新型武裝直升機,陸航武器裝備的發展建設由此邁出了第一步。
       20世紀90年代中期,某新型武裝直升機設計定型,隨后陸續裝備部隊。1999年10月1日,作為我軍第一代武裝直升機,某新型武裝直升機以整齊的編隊、強大的陣容威武地飛過天安門廣場,接受了黨和人民的檢閱。該新機型的問世,不僅提高了工業部門研發武裝直升機的能力,而且為陸航裝備立足國內發展打下了基礎。
       緊盯戰場磨礪“戰鷹”
       “陸軍戰鷹”的誕生,標志著我軍陸軍作戰能力開始實現由“地面合成”向“立體合成”的飛躍。22年來,陸軍航空兵以武裝直升機為主要裝備的現代化高技術兵種,在各種演習中頻頻亮相,大顯神威。
       1991年4月,徐州某地,原淮海戰役的主戰場上,正在進行著一場與當年風格迥然不同的現代化合成軍戰役演習。組建不到5年的陸軍航空兵,出動12架直升機配合“紅軍”作戰。1996年,陸、海、空三軍合成實兵演習。在演習進入登陸后山地進攻戰斗階段時,忽然風雨交加,固定翼飛機無法起飛。陸航直升機受命出發,在云底高不到200米,能見度不到2公里,海風迅疾、山高谷深的條件下,準時出現在預定空域,迅速機降部隊,并以強大的空中火力支援地面進攻。2002年,諸軍兵種聯合演練,海天一色,惡浪排空,陸航幾架直升機低空緊急出動,首創“無高度”飛行闖海上禁區新紀錄。
       
       2005年,中俄聯合軍事演習。戰斗開始后,直升機編隊騰空而起,在超低空域悄悄向目標接近。抵達作戰地域上空后,隨著“發射”指令的下達,一枚枚航空火箭彈呼嘯著撲向“敵”陣,把山頭變成一片火海,聯軍形成空中、海上、地面立體突防、同步展開的態勢。
       中國陸軍航空兵在這次中俄聯合軍事演習中,圓滿完成了“兩棲登陸作戰實兵演練”、“強制隔離作戰實兵演練”等課目,其出色的表現給國外同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近年來,陸軍航空兵已先后參加了上百次重大演習,與炮兵、坦克等兵種密切協同,圓滿完成了演習賦予的空中偵察、攻擊、機降、通信、校射、布雷等作戰任務,標志著陸航由運輸保障型向攻運結合型的轉變。
       急難險重突顯“空中衛士”
       在戰場上,中國陸軍航空兵堅不可摧;在急難險重任務中,中國陸軍航空兵參與國家建設,同樣立下卓著功勛。陸軍航空兵成立22年來,從茫茫林海到沙漠戈壁,從東海之濱到青藏高原,執行過雪原救災、緊急救護、抗洪搶險、森林滅火、“神一”至“神七”飛船搜救回收、緊急救援等急難險重任務3000多次,成為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空中衛士”。
       1998年夏,長江、松花江流域發生了特大洪澇災害。緊急關頭,陸軍航空兵哪里需要就飛向哪里,在最危險、最緊急的時刻開辟了一條條救助危難的“空中生命線”。
       2005年10月17日凌晨,內蒙古四王子旗。神舟六號飛船按預定計劃圍繞地球運行77圈后,由運行軌道準確進入返回軌道,開始飛向地球表面。此時,陸軍航空兵的空中搜救分隊的4架直升機騰空而起,飛向主著陸場上空待命。4時36分,3號直升機報告“目視返回艙”,同時引導著地面搜救分隊向落點靠近。幾分鐘后直升機緩慢下降,停落在返回艙著陸點附近的開闊地上。空中搜救分隊的官兵跳下直升機,沖向返回艙。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發生特大地震,汶川、北川、都江堰等12萬平方公里地域內人民群眾生命財產遭受巨大損失。由于山體滑坡嚴重,大量重災區域陸路、水路均被堵死,地面部隊很難在短時間內趕赴震中。“動用陸軍航空兵部隊,實施垂直機降。”14日晚,總參謀部下達了緊急命令。災情似火,軍令如山。14日晚,總參陸航部部長馬湘生連夜組織召開緊急會議,部署任務。隨后,從總部、軍區、集團軍各級陸航機關到各陸航團的每一個機組,從大西北到中原腹地、東南沿海各地域,全軍陸航部隊每一名官兵都迅速行動起來。5月15日拂曉,馬湘生部長帶領業務機關參謀人員緊急奔赴成都,參加了成都軍區抗震救災聯合指揮部工作,統一組織協調全軍各陸航團近百架直升機的救災行動。
       
       15日6時58分,伴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總參陸航某團7架戰鷹緊急升空,奔赴千里之外的汶川地震震中地區。隨后,其他各陸航部隊的直升機也相繼升空,大機群挺進汶川災區。當晚22時整,陸航部隊從多個方向緊急調集的近百架運輸直升機全部在成都地區集結完畢。此后,在全軍陸航抗震救災指揮協調組的統一調度指揮下,各部隊迅速奔赴抗震救災一線,全面展開了勘察災情、空投救災物資、輸送救援專家和轉運危重傷員等救援任務。
       這次汶川救災,是我軍陸軍航空兵部隊組建22年來,在執行同一急難險重任務中,集中動用直升機架次最多的一次,也是飛行環境和氣象條件最為復雜的一次。全軍陸航部隊發揚不怕困難、不怕疲勞、連續作戰的頑強戰斗作風,越高山、穿峽谷、鉆云洞……冒死在環境極端惡劣,危險此起彼伏的崇山峻嶺、深溝峽谷間開辟了一條又一條通向災區人民的空中生命航線。
       是雄鷹就要展翅,是“頭雁”就要領航。臨危受命,總參陸航某團團長蔡有固第一個駕機升空,在峽谷中沿著陡峭的崖壁摸索前行。6個陸航團團長親自掛帥,在沒有現成航線的高山深谷間,一次又一次地開辟驚險的生命航線。南京軍區某陸航團團長司啟富率隊在大霧彌漫、通信指揮中斷的山谷內,冒著稍有不慎就會撞山墜機的危險,目視飛行,成功地將救災物資送到了災民手中。廣州軍區某陸航團團長李波帶領一個機組緊急出動,在3000多米深、最窄處只有數十米寬的峽谷中,一邊駕機,一邊指揮另一架直升機跟進。濟南軍區某陸航團團長趙理準率5架直升機冒雨火速升空,消失在海拔3500多米高的連綿群山之間。震后,堰塞湖險情一觸即發。危急時刻,濟南軍區某陸航團團長張茂生冒雨挺進堰塞湖……就這樣,6個陸航團長帶領著各自麾下的空中勇士們,像打仗一樣一次又一次攻難克險。
       為了執行黨、國家和人民賦予的光榮任務,英雄的中國陸航官兵不惜犧牲一切。5月31日下午,由特級飛行員邱光華機長駕駛的米-171運輸直升機在執行救災任務途中,局部氣候驟然變化,遭遇低云大霧和強氣流。14時56分,邱光華機組5名機組成員不幸遇難。 自5月12日以來,機長邱光華率領機組在這條“死亡航線”上連續執行復雜地理、氣象條件下搶運受傷群眾和運送救災物資任務,共飛行63架次,運送物資25.8噸,運送救災人員87名,轉移受災群眾234名,其中因災受傷人員54名。
       鐵翼飛旋迎朝陽。年輕的中國陸軍航空兵以中國軍隊特有的探索精神和超前意識,在填補我軍陸軍航空兵發展史上一個又一個空白的同時,正迎向世界陸軍航空兵發展的潮頭。
       (本文責任編輯:趙忠范)
老11选5开奖号码 赚钱少的工作 快3 王者荣耀怎么样快速赚钱 辽宁各地麻将玩法 p3开机号 卖fake鞋赚不赚钱 封阳台纱窗赚钱吗 球探体育比分ios下载 想赚钱买豪车 再生颗粒赚钱吗 7游戏中心李逵劈鱼 可以提现的走路赚钱软件 bet007足球比分 湖北十一选五 新浪体育招聘 快3